污之鲜。Hentai.7

这里王烧树
老咸鱼一条
门牌号:2731398447
欢迎来找我玩!!

是女子高中生!DAY5(果陀)

是女子高中设。DAY5可能是刀片?

依旧是ooc注意!

我的天我只想早点把这个坑填完。


DAY5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果戈里不见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未接电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未接电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未接电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在哪里?【未读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要闹了,快点回家【未读】
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她和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娅一起到学校,但放学铃响后,那孩子并没有在门口等她一起回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娅在鞋柜前停留了平日更长的时间,在此之前,她已经去打扰过排球社,文学社和大概果戈里从未进去过的茶道社,甚至去了医务室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果戈里像一颗化掉的芒果味冰淇淋,和夕阳融为一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校园七大灵异事件,之八,果戈里被学校吃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和果戈里呆在一起,连思维方式都变得一样了吗?太迟钝了,陀氏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或许太宰治说得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娅徘徊在车站口,她估摸着时间,到隔壁的便利店里买了饭团和绿茶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手机振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小公园里【已读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要动,我去找你。【正在发送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娅跑出去,“对不起。”她喘着粗气,向被撞到的路人一一道歉,她有一种预感,不好的预感,好像她如果不在太阳完全落下来之前找到果戈里,果戈里就永远不见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果戈里慢慢地从滑梯顶上滑下来,爬上去,再滑下来。她又一次打开手机,现在是吃完饭的时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果戈里是如何辨别自己是否爱一个人呢?她会做一个短暂的幻想,比如,让那个人突然被处死,被自己用棒球棍打爆脑壳,脑浆和软乎乎的脑子迸出,如果她感到心痛,那就一定是爱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爱费娅,但费娅从来没有爱过我。芥川君的话不就是这个意思吗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大概是太宰前辈教唆他的吧......费娅也是爱我的,但是......但是.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娅为什么会感到心痛呢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她自己也不知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明明,只是在利用果戈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娅的棒球棍的致命一击,离果戈里的脑袋只差几毫米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娅停下休息,喘着粗气,她看见夕阳健在,果戈里好好地坐在滑滑梯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果戈里......”她抬起头,“下来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果戈里本想用冷酷得像金属棒球棍发出的寒冷光泽一样的语气,毫不留情地拒绝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是这种快要哭出来的语气?太丢脸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下来吧。”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娅举起塑料袋,“有饭团吃,梅子干和金枪鱼馅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,果戈里!就是饿死,死外边,从这里跳下去!也不会吃费娅一点东西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娅当场就拆了一个饭团的保鲜膜,“金枪鱼馅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真香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她们坐在小公园的长椅上,饿了半小时的果戈里在咬了一口饭团后,发出了如上的感慨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回家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费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娅正收拾空掉的绿茶瓶子和保鲜膜,她听见果戈里叫她,“你说过我们会坦诚相见的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表达什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芥川君上次告诉我的事情......关于费娅正在和太宰前辈比试的那件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真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费娅正在和太宰前辈比试谁更擅长操控人心,这样的话,果戈里实在是......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娅沉默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

 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致命一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穿着水手服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娅,裙子和袜子上沾满果戈里的脑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金属棒球棍掉到地上的声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空的绿茶瓶子从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娅手里滑落,心脏的刺痛难以忍受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她一字一句地回答。是什么促使她再去强调一遍这个事实的呢?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娅只是想知道是什么让她心脏刺痛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答案很明显啊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骗人的吧,费娅什么时候学会开玩笑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骗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果戈里,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日本吗?就是为了太宰前辈,几年前我在莫斯科见过他一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嘛,被只见过一面的男人俘获,哪门子的少女漫啊,费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不,我和他交过手,太宰前辈很聪明,我想和他分出胜负,仅此而已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果戈里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说,去缓和气氛吗?费娅真是幼稚,用这种任性的动机专程跑到日本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不是更幼稚吗?果戈里,因为费娅来日本了,你就跟着来了,什么也不顾,从基辅追到莫斯科,再追到这里,从来都是这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费娅有没有爱过我呢?不,我不要问,你还是骗我吧,费娅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果戈里,今天再也没有办法承受更多的真实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费娅,一定会赢的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她最后只能说出这种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果戈里,明天我和太宰前辈的竞赛,你可以来帮我加油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费娅,坏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每次都是这样,做什么从来不告诉我......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果戈里的情绪转换让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娅猝不及防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毕竟只是你的一厢情愿,果戈里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明明.......我很清楚的,在我和太宰前辈拿果戈里做赌注的时候,就知道自己会输掉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知道这一点,我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待果戈里,我不明白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她最后只能说出这种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还是在电车上面,天已经完全黑了。果戈里依旧是直勾勾地盯着对面的广告牌,陀思妥耶夫斯基卡娅依旧看手机。只是这次既没有急刹车,也没有坐过站。


评论

热度(14)